董事长专栏:泥泞中的香港经济:明日紫荆是否能照常盛开?

从上个世纪下半叶开始,香港的经济地位一跃而起,至今斐然。亚洲金融中心、人均GDP全球第10,香港被称为“华人世界最发达、最公平、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荣光之下,紫荆花的片片花瓣似乎都散发着金晃晃的光芒。然而,在全球经济下行的背景之下,香港又遭到暴乱和疫情的突然打击。恰逢灾年,又风吹雨打,紫荆花真的还能如往常般耀眼吗?
 
没人能想到,一桩情杀案会引起如此大的动荡。本是为了让杀人犯伏法而修改条例,却触犯了部分香港人的敏感神经,并被其他势力所利用。于是,从2019年6月开始,香港反送中抗议一波接着一波,而且时常衍生出频繁的暴力行为:罢课、堵路、袭警、纵火、围殴……一次比一次恶劣。香港的安定不在,又何谈繁荣?
这场动荡被认为是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香港经历的最严重的一场政治危机,但最终遭到最大伤害的不是政治,而是经济。持续的示威和冲突让香港社会变得不安宁,更令香港这个开放自由包容的经济体五劳七伤,香港经济十年来首现全年倒退。
港内,暴力冲突使市民无法安心外出消费,营商情绪也大受影响。6月香港零售业总销货价值从5月按年跌1.4%,到6月扩大至急挫6.7%;8月6日公布的具有领先指标意义的7月份日经采购经理指数显示,香港不单连续16个月处于50以下的衰退区域,更由6月份的47.9急跌为43.8。
港外,投资者和观光客都踌躇不前。
香港一向为自己是“开放、自由、包容、稳定”的经济体而自豪。然而,香港暴乱的蔓延严重破坏了香港的稳定,港股逐渐下行,7月份跌幅达2.68%,之后更是跌势不改,8月5日恒生指数一天跌767点,跌幅达2.85%。
香港也是全球吸引游客最多的城市之一,旅游业是她的主要经济支柱之一,对GDP贡献占到5%。香港旅游业本就严重依赖内地,而反送中严重伤害了内地人对香港的感情。随着暴力冲突升级,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爱尔兰、新加坡和日本等多个国家也提高了赴港旅行的警告级别。根据香港旅游发展局统计,2019年7月下半旬开始,抵港游客人数大幅度跌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修例风波”引起的社会动荡、暴力破坏本就已重创香港经济,各行各业还未喘息复苏,就又遇上新冠肺炎疫情。香港的经济活动和发展又遭重创。
新冠疫情持续打击房地产市场。去年下半年以来,香港二手楼价已下跌近8%。香港二手市场楼价在2016年后曾经历超过两年的连续升幅,官方楼价指数不断突破历史记录。2018年8月,楼价曾出现小半年的下跌,2019年初开始回升,当年5月重新突破历史记录;但随着社会事件在当年6月发酵,楼价再度下跌。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底,香港楼价已较去年高位下跌6.6%,与2019年2、3月时相若;市场常用的中原城市领先指数显示,截至2020年4月初,楼价已从高位下跌7.9%。
在各方加持下,香港金融业的状态目前基本稳定。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金融从业人员多达26万人,金融业占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19%。目前,香港资本和流动性保持充裕,香港银行总结余3月底维持稳定在540亿港元,4月23日上升至606亿港元。香港存款基础稳定,香港银行体系存款2月底总额13.75万亿港元,没有大幅资金外流现象。香港资本市场继续保持活跃。2020年一季度,香港证券市场的平均每日成交金额为1209亿港元,同比上升20%;香港资本市场总集资金额为934亿港元,同比上升107%。
 
从暴乱到疫情,旅游业受到的影响最大。旅游业是香港第四大产业,占GDP的4.5%,每年创造的新职位数目最多。香港旅游局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初步访港旅客人次仅为原来的1%,而4月初的访港人数进一步下滑,一度跌至不足100人。随着旅游人数骤降,大量缺乏资金储备的三、四星级酒店已经开始倒闭。对于惨淡的旅游业,香港当局计划疫情过后,先拉动本地消费以作应对。但当地旅游业议员估计,旅游业的寒冬估计会延续至5月。
实际上,香港经济积弊已久。多年来,香港产业结构偏狭、对外依存度高、传统支柱产业优势渐失、经济内生力减弱、经济结构高度轻型化及离心化、聚集不经济、发展无长远规划等问题一直存在,而暴乱和疫情更令香港经济在短时间内饱经风波,雪上加霜。
香港“黄丝”虽然因为疫情暂时蛰伏,但贼心未死,一旦疫情防控放缓,仍会死灰复燃。如果不能顺利解决这些问题,在疫情和暴乱的轮番打击之下,即使香港乘上粤港澳大湾区融合发展的大船,也不一定能够一帆风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