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专栏:影视行业的春天还会来吗?

1895年卢米埃尔兄弟利用“活动摄影机”拍摄了世界上第一部影片,开启了电影史的发展,至今已有一百二十余年的历史。在这一漫长的发展过程中诞生了无数部优秀的电影作品,也成就了世界电影史上的辉煌纪录。1924年英国人贝尔德发明了电视机,随着工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电视走进千家万户,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了解信息、休闲娱乐的工具。电视机的出现没有使电影走向消亡,反而促使其成为一门艺术,在大众传播市场上二者并驾齐驱使得影视产业成为文化产业的重要一部分。

我国于1905年制作了第一部电影《定军山》,从此开始了影视业风风雨雨的发展之路。经历了尝试期、探索期、变革期、禁锢期、市场化时期之后,我国影视行业愈发成熟,进入新世纪后更是开启了百花齐放的繁荣局面。

作为文化产业的核心产业,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影视行业全面实行对外开放,产业化水平日益提高,创作能力愈来愈高,艺术样式逐渐多元,3D、4D等新兴技术的层出不穷表现出影视行业快速、健康、持续的发展。2002年张艺谋执导的《英雄》,全球票房1.77亿美元,创下中国电影全球票房最高纪录。这一影片是中国电影商业片时代的里程碑,对我国影视行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我国影视业从此进入了商业片繁荣发展的时代。尤其是2008年到2017年,可以算作是中国电影市场高歌猛进的“黄金十年”,这一点从票房数据中可见一斑。2008年我国电影行业全年票房43亿,到2010年直接突破百亿,进入2017年已经达到了560亿。

票房井喷式增长背后反映的是电影这一大众传媒市场上最传统的娱乐方式在我国的活跃和影视行业的建设发展以及观众日趋增长的消费潜力。网络影视发展方兴未艾,主旋律大片、喜剧片、跨界导演再创作等等共同成就了这黄金十年的发展。

2015年4月2日上映的《战狼》一举拿下主旋律电影市场的成功,上映一周累计票房达到3.2亿。随后的2017年上映《战狼2》同样由吴京自导自演,最终拿到56.79亿的票房。2018年高扬爱国主义旗帜的《红海行动》以36.51亿的票房成绩成为2018年最成功的主旋律商业大片。再到2019年讲述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我和我的祖国》成为热度最高的影片,主旋律为商业文化加持,在政策引导下这类影片也为影视行业的发展开拓了新的空间。

以徐峥、冯小刚等导演为代表的国产喜剧片创作也成为影视业的一道风景线,从《人在囧途》到《泰囧》、《港囧》再到《囧妈》,从《心花路放》到《大闹天竺》再到《我不是药神》,喜剧片和现实社会矛盾相结合,颇有黑色幽默的风味,票房和关注度自然不低,取得叫好又叫座的成绩。

一大批诸如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阿里影业等影视公司在行业发展的大背景之下也赚得盆满钵满。然而在光鲜亮丽的外衣之下隐藏着汹涌的暗潮。2018年,“阴阳合同”、天价片酬、内容同质化等问题的暴露也使得影视行业面临困境。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有1884家影视公司注销、吊销、停业,没有一家公司IPO成功。影视行业资本退潮,很多演员面临无戏可演的尴尬境地,只能通过参加综艺节目刷存在感。然而综艺节目的“秀”、同质化、低俗化等问题同样饱受诟病,不少业内人士因此唱衰影视行业寒冬已至。

2020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让本就疲软的影视行业市场一片灰暗。以往的春节贺岁档占据全年近六分之一的票房,对于整个电影行业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而在今年春节前一天,《唐人街探案3》、《囧妈》、《美人鱼2》、《夺冠》等7部贺岁档影片集体撤档,一直到现在受疫情影响,电影院也没有正常营业。中国电影家协会与猫眼研究院联合发布的《疫情影响下的电影行业发展对策研究》中指出,有七成受访者表示非常期待或比较期待去影院观影。近百亿票房瞬间蒸发,参与出品的众多公司陷入资金不足的僵局,影院的生存也成了一大难题;电视剧无法开机,即将上线的新剧无限延期;综艺节目无法录制,影视行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图片来源:中国电影家协会

在线下影视一片哀嚎的时,网络影视应声而起。原本撤档的《囧妈》选择与字节跳动公司合作,在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欢喜首映四大平台放映,最终播放量超过6亿。尽管这一做法使得许多业内人士颇有微词,但也是疫情肆虐和影视寒冬双重夹击下的无奈之举。

图片来源:网络

“影视寒冬”早已不是一个新鲜概念,而在疫情之下的影视行业更是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影视业必须转“危”为“机”,致力于题材内容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技术手段和管理体制的创新,提高演员、明星的专业素质和修养,积极谋求自救才能慢慢改变颓势,重新焕发生机。

 

 

本文数据来源:天眼查、百度百科

参考文献:徐红《从近年国产电影创作看“新常态”下中国电影的可持续发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