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专栏:全球压力下 需保持宽松有度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快速扩散。为此,我国加大逆周期调控政策力度,为抗击疫情和促进经济恢复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3月初,疫情在海外扩散呈加快之势,加剧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上升。在此背景下,我国的货币政策选择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美联储引领多国央行重启量化宽松,为我国货币政策打开了更大空间。在这样的形势下,我国货币政策仍要“以我为主”,坚持稳健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的总基调,压力下保持宽松有度。

为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美联储紧急下调联邦基金利率至零利率超低水平,推出“无上限”量化宽松,重启次贷危机时的救市工具,创设新型融资支持工具,实施货币互换,积极向市场提供流动性与信贷支持。多国央行延续去年的“降息潮”,陆续跟进开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2020年3月3日,美联储提前召开议息会议,紧急宣布下调联邦基金目标利率50个基点至1%-1.25%。3月11日,英格兰银行紧急降息50个基点至0.25%。同时,阿联酋、约旦、科威特、加拿大、新西兰、冰岛、塞尔维亚、乌克兰、挪威、加拿大等国的中央银行,以及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金融管理局也相继降低利率。

3月15日,美联储再度紧急降息,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下调100个基点至0%-0.25%,重回零利率时代。3月20日,英格兰银行再次降息15个基点至0.1%,

此为英国历史最低。同时,全球多个国家中央银行和货币当局宣布或再次宣布降低利率。截至2020年3月底,全球有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降息。

 

 

美联储大力度的量化宽松政策和快速升值的美元,为国际金融市场带来巨幅震荡。

一方面,全球股市、债市、汇率、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美国股市在两周内四次熔断,主要股指从2月20日(高点)以来均经历了20%以上的跌幅;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跌破0.5%,1个月和3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均跌至负值,创下历史新低;非美货币也大幅贬值。

另一方面,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异常剧烈,甚至出现“一天海水、一天火焰”的震荡走势,美国股票市场在短期内同时经历10%以上的大涨和大跌,先后于3月9 日、12日、16日、18日四次熔断;而随着美联储推出无限量QE,以及市场预期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协议将达成,24日又实现10%的上涨,还带动亚太等地股市回升。

 

 

目前,我国金融开放程度不断提高,美国宏观政策和国际金融市场的波动也将通过市场情绪、资本流动等渠道对我国造成影响,从近期国内股市和人民币汇率走势看,全球普遍的资产抛售和美元回流现象给我国金融市场带来了一定冲击,需要高度警惕和防范。

可以看到,人民币汇率短期再次走低至7.1上下,股市回调到2700点,陆股通下跨境资本连续多日净流出。从市场交易一线的反馈来看,近期国内美元流动性紧张局面也有所表现,金融机构美元风险敞口加大,房地产、能源等美元负债比较多的行业偿债负担加重,面临债务违约风险。

但我们预计这种影响更多是短期、可控的。一方面,我国股市和债市境外机构资产持有比重较低,约在2%-3%之间,面临的抛压不会持久,且规模可控。另一方面,在流动性危机背景下,外资抛售人民币资产,也侧面说明人民币资产是优质资产,流动性较好。

目前我国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国内经济局势将逐渐好转,国内金融市场波动相对稳定,将继续吸引跨境资本流入,人民币汇率也将逐渐收敛企稳。此外,我国拥有较为充裕的外汇储备资产,在发生美元流动性危机时,有充裕的资源可以调动使用,可以满足我国对外贸易和国际债务偿还的正常需求。

因此,目前的美元流动性紧张问题料不会对我国产生较大冲击,但应警惕疫情下海外供给冲击和供应链中断风险进一步向国内反噬的风险。

随着境外主要经济体宽松力度空前加大,中国货币政策宽松空间进一步打开。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

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3月15 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继续综合采取多种措施促进贷款利率明显下行”。因此,预计中国人民银行还将进一步降低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利率,全年仍可能定向或全面降准2-3次。虽然短期内疫情对中国经济也会造成一定冲击,但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能较快恢复到正常增长水平。经济增速和资本回报率从全球来看仍较高,因此中国大概率不会出现负利率的情况。

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对疫情控制得更早、措施更有力,疫情防控已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全国复工率加速回升。同时,与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股市上演连环熔断相比,中国股市整体表现稳定。从人民币汇率来看,尽管受疫情冲击,全球主要货币汇率大幅波动,但人民币汇率相对坚挺,总体稳定。

因此,在疫情特殊时期全球经济压力下,仍需坚持稳健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的总基调,保持宽松有度。

 

参考:

《美联储超预期宽松政策背后的流动性风险及应对》  王有鑫   趋势      2020.4

《美联储降息救市全球货币宽松格局仍将持续》      刘健     全球视点  2020.5

《美联储开启“无上限”量化宽松》                董方冉   国际金融  2020.4

《全球重启货币宽松政策背景下我国货币政策选择》  温彬     金融经济  2020.4